东平性侵案

编辑:浅薄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08:35:2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2014年7月3日,新京报接到举报称,山东省东平县斑鸠店镇中学一名初二女生被迫与三名吸毒男子发生性关系。
记者调查发现,在当地,上述社会青年诱骗初中女生已是公开的秘密。除上述初二女生外,还有3名女生称曾被迫与这些男子发生性关系。当地警方透露,犯罪嫌疑人承认发生性关系的女生,“从11岁到15岁的都有。
据调查,这几名男子长期将车辆停在学校门口,通过QQ等聊天工具加女生为好友,通过送手机等方式骗取女生好感后发生性关系。
当地警方表示,嫌疑人供述称曾与多名女生发生过性关系,但都是彼此自愿,目前已将其中一名嫌疑人以放火罪的名义“控制起来”。此外,部分女生受侵害后并无保留相关证据,在办案上增加难度。[1-4] 
中文名
东平性侵案
时    间
2014年7月3日
地    点
山东省东平县
报道媒体
新京报

东平性侵案公安部部署核查山东女生被性侵一事

编辑
据央视新闻微博报道,今天有媒体报道,山东东平县斑鸠店镇多名女生称遭地痞性侵,涉事女生从11岁到15岁都有。地痞诱骗初中女生在当地已是公开的秘密。警方仅以放火罪控制一人。有警察表示:人家通过市里打招呼,我们也没法。公安部今早回应:已部署核查!
另据央广网报道,记者从山东东平宣传部获悉警方对于女生遭性侵事件的警方调查报告。调查结论称(一)现有证据证实黄德峰、黄德武、卢道刚、郑龙才与焦某某发生性关系时候没有强迫行为,且焦某当时已经满14周岁,故黄某等4人不构成强奸罪。 (二)卢某刚有强奸解某的故意和行为(未遂),已涉嫌强奸罪。

东平性侵案山东东平多名女生遭地痞性侵

编辑
近日,新京报接到举报称,山东省东平县斑鸠店镇中学一名初二女生被迫与三名吸毒男子发生性关系。
记者调查发现,在当地,上述社会青年诱骗初中女生已是公开的秘密。除上述初二女生外,还有3名女生称曾被迫与这些男子发生性关系。当地警方透露,犯罪嫌疑人承认发生性关系的女生,“从11岁到15岁的都有。”
据调查,这几名男子长期将车辆停在学校门口,通过网上聊天工具加女生为好友,通过送手机等方式骗取女生好感后发生性关系。
当地警方表示,嫌疑人供述称曾与多名女生发生过性关系,但都是彼此自愿,目前已将其中一名嫌疑人以放火罪的名义“控制起来”。此外,部分女生受侵害后并无保留相关证据,在办案上增加难度。

东平性侵案女生称被三男子性侵

编辑
7月3日,新京报记者见到举报材料中的初中女生晴晴。案发时间是去年12月23日,当时她刚过14周岁生日5天,上初二。
事发宾馆 事发宾馆
晴晴回忆称,当日第一节晚自习课后,她的好友,13岁的小婷一个人溜出学校,被学校门口不远处白色宝马车上的人喊上了车。跟在后面的晴晴上前喊小婷下车,却被一个男子推上了车,随后车门落锁。
晴晴说推她上车的人叫王强(真名黄鹏),经常开一辆红色车停在校门口招呼女生,在学生中小有名气。
随后,这辆车开进了东平县银山镇银悦宾馆院内,宾馆又下来三个人。家属称,当地警方后来证实五人分别是黄鹏、卢道刚、黄德伍、郑容材和小庞(未参与性侵)。
5人吸毒后,卢道刚和40多岁的郑容材拉着小婷去了另一个房间,黄鹏和晴晴留在吸毒的房间。
晴晴说,随后黄鹏强奸了她。晚上12点左右,黄德伍进入房间,晴晴夺门而出,但宾馆院子的铁门反锁,晴晴未能逃出。被拖回房间后,黄德伍和卢道刚又分别强奸了晴晴。当晚自始至终,晴晴一直哭泣,并曾抓挠和脚踢对方,但“直接就被按住了”。
昨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事发宾馆,客房一名服务员表示,她当晚没值班并不知道此事,但是“地痞侵犯初中生镇上都知道。”

东平性侵案“出名”的地痞

编辑
第二天,12月24日中午,卢道刚开车将两个女孩送回学校附近。但两个女孩担心父母知道后责骂,于是一起离家出走到了济南。随后被网友骗去菏泽。
24日早晨,晴晴和小婷的班主任曹辉已经发现两人不见了。曹辉随即通知了两人家长。两家人向警方报了失踪案,连续一周寻遍了镇、县城和临近几个县的网吧、游戏厅,都没有找到人。
晴晴的母亲李晓风说,镇上很快有传言说,两个女孩被黄鹏等“祸害”了。
“那几个地痞混混,专门败坏小妮儿,镇上很出名。”镇上一家超市的老板说。
26日,斑鸠店镇派出所一名负责人告诉李家,黄鹏等人已经到案,对其尿检后以吸毒的名义对其拘留15天。
2014年元旦期间,晴晴和小婷被家人在梁山县找到。
事发后,两个孩子还没找到时,黄鹏的舅舅就到李家“说事”,承认黄鹏等曾与晴晴发生性关系,并表示只要李家不上告,黄鹏等四户人家愿意出40万到60万。
7月5日,黄鹏的舅舅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他的确曾帮忙说情。

东平性侵案公开的秘密

编辑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斑鸠店镇,社会青年从镇中学诱骗初中女生,已是多年公开的秘密。
斑鸠店镇中学是初中,有学生近千人,寄宿生较多。提起学生被性侵一事,学校附近商店一店员说,“七八年来就这样,校门口隔三岔五就停着好车,傍晚就有小姑娘上车走了。”
事发学校 事发学校
晴晴的多名同学证实,最近一两年经常停在校门口的有黄鹏的红色本田车、一辆白色宝马和一辆灰色的车。
一名今年13岁的女生苗苗得知晴晴的遭遇后,告诉晴晴自己也曾被黄鹏性侵,“我恨他(黄鹏)”。
7月3日,苗苗告诉新京报记者,2012年8月,她11岁,刚上初一,黄鹏通过“附近的人”功能和她成为网友。“黄鹏有个群,专门加女生。”黄鹏开车带苗苗出去玩了两次,第三次黄鹏在车里“强奸”了她。事后苗苗因为害怕没告诉任何人。
黄鹏等人诱骗女生,甚至连其家人都心知肚明。当地人路兴海曾替郑容材到康家“说事”,路表示:“他们几个人打小就不是好东西,作孽啊,强奸了俩小姑娘。”
此外,还有两名女生向李家人描述了自己被黄鹏侵犯的过程,两人称也是通过网络与黄鹏等人结识,被送过手机和一百块钱,随后被迫与之发生性关系。
上述案件发生后,家长们均未报案。李家人称,他们报案后警方没有给他们受案回执单,也没有给他们立案通知书和不予立案通知书,目前他们也不知道案件进展情况。

东平性侵案质疑1警方是否已立案?

编辑
1月4日下午,李家人到东平县刑警大队报强奸案。但至今警方没有给他们受案回执单,也没有给他们立案通知书或不予立案通知书。他们怀疑警方未予立案。新京报记者向东平县公安局一名负责人求证,未获回应。
李家人还提到了报案时的几个疑点。1月4日晚晴晴的舅舅陪同做笔录,他说警方伪造晴晴的说法。“晴晴原话是‘他扒我衣服’,我却看到警察在电脑上打‘晴晴把外套脱了,又坐在床边帮黄鹏脱衣服。’”
晴晴的舅舅要求中止笔录,并告诉了在门外等候的亲戚。晴晴的二姨打电话想找电视台曝光,胸口被打了一拳,李晓风则被另一警察按倒在地。
对于此事,刑警队一名副队长表示,刑警队办案区借用的是公安局的地方,打人者并非刑警队的。
一周后,李家人再次带晴晴报案做笔录。1月底,医院出具的体检报告显示,“处女膜破裂”。
李家人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6月24日,刑警队一警察称,“人家通过市里给县里打了招呼,县里给局里打了招呼,我们也没办法。”对于这一说法,新京报记者向东平县公安局一名负责人求证,未获回应。
7月4日,斑鸠店镇派出所所长张利智当着新京报记者的面告诉李家人,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黄德伍以放火罪控制起来慢慢审。“这种案子调查取证太难。”“我们也很为难。” 但张利智始终未明确告诉李家警方是否立案。
斑鸠店派出所另一名工作人员当着新京报记者的面向李家人证实,经过讯问,黄鹏等人承认与多名女生发生过性关系。“从11岁到15岁的都有。”但此前警方曾告诉李家人,黄鹏等称发生关系均是自愿。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表示,刑法规定,对于14周岁以上女性发生的强奸案,调查取证有难度,除了口供外,还需要体液、衣物液体、身体伤痕等物证佐证,而与14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无论是否违背其意愿都算作强奸,“但需要受害人报案。”

东平性侵案质疑2学校管理松懈?

编辑
晴晴与小婷的家长认为学校松懈的管理也是导致悲剧的原因之一。“住宿生不让出校门,就不会出这种事。”小婷的父亲说。
7月5日,两个女生的班主任曹辉否认了学校管理松懈,他说,每天晚上9点20分左右,他都会对宿舍进行查房,避免学生出校门。
事发后,当地教育部门也要求学校严格管理。曹辉表示,学校已经严禁学生出校门,也不允许他们用手机。
但多名学生表示,此案发生前他们可以随便出校门,就算夜不归宿,老师第二天才会过问。全班几乎人人有手机。
关于对学生的安全教育,曹辉说,“我们农村,也不好意思上性教育课。”
而对于车门口经常停有社会车辆一事,曹辉表示从没听说过。

东平性侵案质疑3家长沉默纵容?

编辑
李晓风称,事发后头几天,小婷的父母曾经打算与李家人一起报案,但一个月后,他们就带着小婷举家搬到另一个县城打工,切断了与李家的联系。
7月5日,小婷的父亲在电话里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孩子的未来,“这事就忘了”。
为了找到足够的证据,李家开始寻找更多的受害女生。有另外两名初二女生向李家人描述了自己被黄鹏侵犯的过程。
李家人随即找到这两女生的家长,希望联合起来一起报案,但却遭到对方的痛斥。其中一名家长说,“俺家小孩是跟他们过了两夜,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现在全镇人都知道晴晴被玷污了,另外两家也恨我们将他们捅出去,以后孩子们都不好找婆家了。”李晓风说。
直到目前,苗苗仍未告诉其家长她被黄鹏等人性侵的事情。
据了解,事发的五名女生中,晴晴2012年由外地转入斑鸠店镇中学,其父亲常年在滨州打工,另外四名女生都来自单亲家庭和留守儿童。
如今,晴晴也已辍学在家半年。李晓风陷入焦虑:“晴晴的事情传出去了,但坏人还没抓住,我们当初是不是应该私了?”[1-5] 

东平性侵案事件余音

编辑
7月15日,东平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外,小焦母亲的亲属正在焦急守候。前一天,小焦母亲喝农药自杀,曾被下病危通知书。
在经历长达半年多的等待,其中包括报案未果、上访、媒体曝光、初步调查结论被质疑等波折后,7月13日,在舅舅康某的陪同下,山东东平女生小焦配合相关部门重新做了详尽的笔录,这意味着对此案的重新调查确已正式启动。
此事最先曝出是今年2月发布在天涯论坛的网帖,称东平斑鸠店镇一中有多名初中女生被吸毒人员强奸、轮奸,并提出报案过程中存在政府部门推诿责任、警方伪造口供、主犯逍遥法外等现象。
该案因涉及未成年人,且性质恶劣,一经媒体披露,迅速成为舆论焦点。
山东省政法机关7月14日晚通报称,截至目前,专案组工作中发现了新的线索,获取了新的证据。7月14日,公安机关以刘某、黄某峰涉嫌强奸罪,对其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在继续等待案件彻查之时,我们需要一再追问的是:悲剧何以酿成?受害人的正当法律权益为何迟迟没有得到保障?

东平性侵案官方:尚未发现“打招呼”等干扰办案现象

连日来,山东东平初中女生疑遭4名吸毒人员性侵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此案经媒体曝光后,存在的诸多疑点被相继披露,从而引发网友热议。
其一,是否存在“打招呼”现象?焦某家人称掌握有一份录音,刑警队一警察称“人家通过市里给县里打了招呼,县里给局里打了招呼,我们也没办法”。
其二,是否存在警方修改笔录情况?据焦某的舅舅康某向媒体反映,2014年1月8日,连他在内的3位家属陪焦某第一次去东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录口供时,警方并未如实记录焦某的话。“有一个地方孩子原话是‘扒我衣服’,我却看到记录员在电脑上打字的笔录是孩子把外套脱了,还帮黄某峰脱衣服。”
据康某向媒体介绍,第一次笔录不欢而散。1月21日第二次做笔录时,康某想看已做好的笔录,一名警员表示“领导特别交代了,不让你看。”这名亲属就在监护一栏签字,证明“只是在场”。
其三,该案是否已立案?焦某家人称,从1月4日到东平县刑警大队报强奸案至今,警方没有给他们受案回执单,也没有给他们立案通知书或不予立案通知书。
小焦代理律师王万琼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目前案件已交由肥城市公安局重新调查。7月14日上午,王万琼曾接触泰安警方咨询是否立案一事,对方称没有正式立案,她接着问“是否可以理解为目前是立案前的初查阶段”,对方表示认可。
针对以上疑点,泰安市于7月11日再次成立以市政法委书记为组长,市纪委、市检察院参加的督导组,对案件办理情况进行全面督查。泰安市表示,一旦发现案件办理中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将严格依法依纪严肃处理。
最新消息是,又有两嫌疑人涉强奸罪被刑事拘留。
而在一周前,7月8日,泰安警方公布的案件调查结论中,受害人控告的参与轮奸的4名吸毒人员中仅有一人涉嫌强奸罪被捕。“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黄某峰等人与焦某某发生性关系时存在强迫行为,且焦某某当时已满14周岁,根据目前证据材料情况,不能认定黄某峰等人的行为构成强奸罪”。
而此份通报不仅被受害人家属认为“不符合事实”,同时引起众多网友情绪反弹。
经东平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证实,7月7日东平县成立的包括检察机关在内的联合调查组目前仍在正常工作,市县两级督查、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山东省政法机关的上述通报称,经泰安市纪委、市检察院联合调查组调查,目前未发现在办案过程中有“打招呼”等干扰办案的情况。

东平性侵案家属:“一定要给孩子讨个公道”

7月14日上午,中国青年报记者按之前约定联系小焦舅舅康某时,电话里康某焦急地声称:“孩子妈妈状况不太好,我需要陪着她,采访得推迟。”中午便传来小焦母亲喝农药自杀,被送往斑鸠店镇卫生院抢救的消息。
小焦的一位亲属向记者坦言,全家人目前承受的各种压力极大。
据王万琼了解,14日下午小焦母亲病情加重,被送往东平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随后被下了病危通知书。
记者从康某处证实,14日晚,小焦母亲在重症监护室被抢救了整整一夜。今天上午九点半左右,专家结束会诊后告诉记者,目前小焦母亲病情已得到控制,“但至于接下来怎么样不好说”。
据王万琼回忆,受害人家属反复对她讲:“一定要为孩子讨个公道!”
“我认为孩子受到性侵犯是可以确认的。当然,鉴于案件本身的特殊性,因为性犯罪相对来说比较隐蔽,加上没有及时报案,客观来讲,公安部门在取证上确实存在一定难度,但本案有特殊地方,参与人不是一个人,当时案发现场还有其她未成年女孩子。”王万琼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说。
7月14日,王万琼作为代理律师和泰安警方见面,她回忆,泰安警方坦承自身前期工作存在瑕疵。“我认为,公安前期工作中确实存在涉嫌失职的问题,甚至不排除有渎职的可能。”王万琼说。
王万琼介绍,接下来,将对是否立案密切关注,对受害人家属和受害人本人被损害的权益,提起相关诉讼,此外,还将对警方渎职行为进行相应法律责任的追究。
鉴于目前一些受害人及家属保持沉默的现状,王万琼律师呼吁更多的受害人勇敢站出来,如果需要,她愿为她们提供法律援助。

东平性侵案校方:“我们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这是一场悲剧。”这是小焦所在的斑鸠店镇中学校长刘美福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说的第一句话。
在刘美福看来,悲剧不仅针对小焦个人遭遇而言,该事件对在校学生同样造成了心理阴影,“他们会担心、焦虑”。
据刘美福介绍,这所位于东平县最西北部的乡镇中学,拥有学生近1700人,来自周边40个村。其中80%的学生父母有一人在外打工,20%~40%的学生的父母均在外打工。
“在这么多学生中,我们一直在对小焦给予最多关注。”刘美福将原因归结为处于青春期的小焦的一些叛逆行为。
刘美福讲述,出事前一周的周五下午,小焦参与了一起打架事件,校方只是向镇派出所报了案。至于报案原因,刘美福称,希望能借此吓唬一下”。
三天后的周一晚上,小焦一夜未归,而这个晚上正是事发之日。
“现在回想起来,学校报案可能是小焦出走的导火索,我也一直在反思,我们不够冷静,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的话,当时不会推到派出所处理。”刘美福说。
刘美福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了事发当晚,小焦临近晚自习结束时给老师写的假条,上面写着:“我有事,因此请假,请老师批准。”
刘美福称,此前,小焦有两次晚自习请假经历,都按时出现在第二天早自习上,所以,学校对这次请假也未在意,“以为家里确实有事”。直到第二天早上没有如常看到孩子,这才与孩子母亲联系。
7月14日上午,中国青年报记者专程探访该校。该校位置较偏,需穿行一片庄稼地才能到达公路。记者提出,小焦被准假后晚上出校门后是否安全,刘美福表示:“以为她妈妈会来接。”
针对小焦家人讲述的学校可以随意出入、管理松散的问题,刘美福回应称“并不存在”。
刘美福介绍,学校不仅有住校生,而且有300多名走读生。每天午饭有半个多小时时间,晚自习结束后有十几分钟时间,学生可以出校门在门口小吃店就餐。
而外出是否会致学生不归?刘美福予以否认,称学校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和准销假制度,每晚由政教处、班主任和学生会联合检查人数和就寝纪律。三层宿舍楼里,女生住二三层,男生住一层,晚上分别上锁。
刘美福告诉记者,去年9~10月,学校曾专门打击过一批在校外骑摩托车乱逛、问学生要钱、殴打学生的社会青年。
因康某婉拒采访,本报记者无法了解到家长一方对校方评价的反应。
而在王万琼看来,“现在很多人用道德评价来代替法律审判,不能认为孩子有一些青春期的叛逆行为,就说她是咎由自取,这是非常不理性的”。
“我们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刘美福坦言,学校对这些正值青春期的孩子的性教育“几乎为零”,学校仅有一名老师持有心理辅导资格证,在帮扶小焦的过程中,这位老师仅以聊天的形式对小焦做过一次心理辅导。
“出事的根源在于孩子们读书少,缺乏正常爱好,经不起外边诱惑。”刘美福说,他目前还担心会不会有更多孩子由此对学校产生不信任感,暑假后不再回来而选择外出打工。[6]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社会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