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弗瑞诺

编辑:浅薄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3:37:5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菲利普·弗瑞诺(Philip Freneau,1752-1832)美国19世纪著名诗人、记者。

菲利普·弗瑞诺生平

编辑
弗瑞诺出生于纽约一个法国胡格诺教徒家庭,家中以卖酒为生。1768年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的第二年,发起组织“美洲独立者协会”。这是北美第一个地下学生革命组织。两年以后的771年,他开始锋芒初露,和朋友休·亨利·布雷肯里奇(Hugh Henry Brackenridge)联袂创作了充满爱国激情的史诗性长诗《美洲光辉的升起》(The Rising Glory of America)。预言美国必将把广袤的国土从大西洋扩展到太平洋。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之后,弗瑞诺新后当过律师、编辑、记者和战船船长,也曾经涉足政界和商界。

菲利普·弗瑞诺创作

编辑
人生的坎坷以及丰富的阅历,为弗瑞诺的文学创作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作为编辑,他有机会发表大量辛辣幽默的诗歌,以表达他对民主和独立的向往,并以此蜚声文坛。而商务活动又使他得以远涉重洋,游历热带岛屿,并写出许多优美的抒情诗歌,歌唱旖旎的热带风光。弗瑞诺早年投身政界,以犀利的文笔表达他对英国殖民统治的强烈不满。后来在参加革命军后在大西洋上航行时被英国囚船监禁六个星期。重新获得自由以后,他在不少文章和诗歌里无情地揭露了英国殖民者的侵略行径,因此获得“美国革命诗人”(”Poet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称号。后来,又应朋友杰弗逊(Jefferson)之邀,着手创办报纸《国民报》,支持杰弗逊的民主政策,积极鼓吹北美的独立革命。
弗瑞诺的诗歌创作不仅数量多,而且题材多样,艺术成就过人。除了早期的史诗性长诗《美洲光辉的升起》,他的名篇还包括《印第安人墓地》(The Indian Burying Ground)和《野忍冬花》(The Wild Honey Suckle)等。它们一直被视为美国文学的瑰宝,而他本人则被认为是美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先驱,他的某些诗歌主题和意象则预兆着19世纪诸如库柏(Cooper)、爱默生(Emerson)、坡(Poe)和麦尔维尔(Melville)等浪漫主义作家的现身。

菲利普·弗瑞诺诗歌成就

编辑
弗瑞诺的诗歌精神境界较高,想像丰富,感情充沛,虽然也涉及死亡、自然、人生、变迁等当年感主题,但却总是以人民和国家的命运,历史或者当时的重大事件为主题,因此富有战斗性。他也是美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把诗歌当作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武器的诗人。在诗歌体裁上,他深受英国18世纪亚历山大·蒲伯(Alexander Pope)的影响,多运用英雄双行体(heroic couplet)的形式,也即,他匠心独运地把传统英诗的格律运用到讴歌北美大陆特有的土著居民和花卉鸟兽的诗歌当中,使他的诗歌创作充满浓郁的美洲泥土的芬芳。这就为美国乡土诗歌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的诗歌既富于浪漫主义色彩,又充满大自然的清新画面,而且还不乏讥诮和幽默感以及对大自然的敏锐感受力和氤氲于他诗歌中的曼妙的音乐感。后期,弗瑞诺则突破了这一局限,运用美国民间语言,采用多种诗体,试图在他的诗中自由地表达内心之所思、所感、所想。

菲利普·弗瑞诺主要作品

编辑
《美洲光辉的兴起》(The Rising Glory of America,1772)
《夜之屋》(The House of Night 1779, 1786 )
《英国囚船》(The British Prison Ship, 1781 )
《纪念美国勇士》(To the Memory of the Brave Americans, 1781 )
《奄奄一息的印第安人:托姆·柴吉》(The Dying Indian: Tomo Chequi, 1784 )
《野忍冬花》(The Wild Honey Suckle, 1786 )
《印第安人墓地》(The Indian Burying Ground ,1788 )

菲利普·弗瑞诺名篇阅读

编辑
The Wild Honey Suckle
Fair flower, that dost so comely grow,
Hid in this silent,dull retreat,
Untouched thy honeyed blossoms blow,
Unseen thy little branches greet:
No roving foot shall crush thee here,
No busy hand provoke a tear.
By Nature's self in white arrayed,
She bade thee shun the vulger eye,
And planted here the guardian shade,
And sent soft waters murmuring by;
Thus quietly thy summer goes,
Thy days declining to repose.
Smit with those chams,that must decay,
I grieve to see your future doom;
They died--nor were those flowers more gay,
The flowers that did in Eden bloom;
Unpitying frosts,and Autumn's power
Shall leave no vestige of this flower.
From morning suns and evening dews
At first thy little being came:
If nothing once,you nothing lose,
For when you die you are the same;
The space between,is but an hour,
The frail duration of flower.
野忍冬花
黄杲炘译
美好的花呀,你长得:这么秀丽,
却藏身在这僻静沉闷的地方——
甜美的花儿开了却没人亲昵,
招展的小小枝梢也没人观赏;
没游来荡去的脚来把你踩碎,
没东攀西摘的手来催你落泪。
大自然把你打扮得一身洁白,
她叫你避开庸俗粗鄙的目光,
她布置下树荫把你护卫起来,
又让潺潺的柔波淌过你身旁;
你的夏天就这样静静地消逝,
这时候你日见萎蔫终将安息。
那些难免消逝的美使我销魂,
想起你未来的结局我就心疼,
别的那些花儿也不比你幸运——
虽开放在伊甸园中也已凋零,
无情的寒霜再加秋风的威力,
会叫这花朵消失得一无踪迹。
朝阳和晚露当初曾把你养育,
让你这小小的生命来到世上,
原来若乌有,就没什么可失去,
因为你的死让你同先前一样;
这来去之间不过是一个钟点——
这就是脆弱的花享有的天年。
词条标签:
文化人物 人物